甲A洋帅生态调查之科萨诺维奇:我狂故我在!

日期:2018-12-23编辑作者:欧冠

  郝海东曾经这样形容米卢和科萨:“米卢,是个地道的乡巴佬,一点水平都没有;科萨,那才是真正的贵族,见过大世面!”不信你可以拿着这张报纸去问他,他那双小眼睛肯定会瞪得贼大,然后反问你:“怎么了?就是我说的!”郝海东在足球圈里的狂有一号,能让他佩服让他买账的实在不多,他可以跟米卢当众做秀,从大局出发而“和好”,但在言谈行动中却从未将米卢的话放在眼里;科萨则不同,在训练场上科萨是指挥他的教练,在场下两人则好得跟兄弟一般。

  中国足球“南风劲吹”后,科萨是目前甲A中的老资历了,既没有被俱乐部炒掉,也没有另攀高枝甩了东家。看着自己的老乡们一窝蜂地来,又齐刷刷地走,科萨冷眼旁观。他几乎不与他们来往,因为他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而其他人对他也同样嗤之以鼻,科萨并不介意:“我是新派人物,我与他们的风格不一样。在所有曾在中国执教的前南斯拉夫教练中,只有彼德洛维奇的水平与我相当。”

  他跟桑特拉奇不和,两人在南斯拉夫就结下了梁子。科萨毫不避讳地说起了结怨的往事,在桑特拉奇担任前南国家队主教练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大牌球员都不买他的账,尤以米贾托维奇和米哈伊洛维奇两人为甚,可这两人偏偏都是科萨的“铁哥们儿”,没事的时候经常聚到一起喝咖啡聊天。一日科萨正在听米哈大吐苦水,说桑特拉奇如何喜欢拖延时间乱开会乱说教,却没想到桑特拉奇就和朋友坐在不远的角落里听着,当脸色铁青的桑特拉奇摔门而出后,科萨知道他跟这个人做不成朋友了。“我不在乎,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是一种人。强拉到一起也没有意思。”科萨很忌讳别人说他不是欧洲一流教练,因为他在欧洲没取得什么成就。他会恨恨地反驳:“从上世纪90年代,我们遭到制裁,不能出战欧洲赛场,因此,我又怎能再赢得欧洲的奖杯呢?在解禁之后,我率红星队两次出战联盟杯,接连击败了法国冠军里昂和俄罗斯冠军。而且,从在中国执教的成绩看,大家都应该知道谁是前南教练的真正冠军。”说起前南教练中的另一位“红人”米卢,科萨的回答出人意料:“我不认识米卢。”

  接着科萨真的煞有介事地掰着手指头开算:“活到现在,我们也只不过见过可怜的四次面。第一次是在我十六七岁,在与游击队比赛时,那时米卢是个替补,我们见面打了个招呼。”“第二次是在2000年,前南斯拉夫与中国队比赛后,我在大使馆聚餐时遇到了他,当时在中国的所有前南斯拉夫教练都到齐了。”

  “最后一次是在昆明。2000年底,大连队12月30日要与重庆队在上海打超霸杯赛,我到红塔训练基地向米卢讨回国家队的孩子们,米卢很严肃地说:‘不行!’可是,他仅仅是为了让我的孩子们与红塔青年队打一场教学比赛。当时我就大骂:‘滚你的蛋,如果在世界其它地方看到你,我就杀了你。’由于我们俩之间的对骂使用的是塞语,没有人听懂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他让我的4个队员上场打了45分钟,然后筋疲力尽地赶到机场与俱乐部会合。”“对于我来说,足球不是足球,是体育,是科学和艺术,是人生航行的一个工具,我接受的大学教育背景和我的执教经历使我根本不能等同于从足球圈里摸爬滚打出身的职业教练。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中。我就是我,决不改变,也决不妥协。”科萨坚定地说。

  但郝海东还是非常感谢科萨,他亲切地称科萨为“老科”,在他面前还少有地表现出自己点头哈腰刻意逢迎的一面,“科萨给了我运动生命的第二春,跟着这样的教练,心情好身体好,成绩自然好!”科萨到大连队不久就实行“走训制”,除了比赛前两天晚上必须留在队里过夜外,其余时间队员都可以回家,目前这种制度在圈内已经不新鲜,但在两年前还没有几家俱乐部敢尝试。

  “海东是个聪明的职业球员,他不仅懂得踢球,还懂得如何经营自己,我们俩在这方面很像,除了足球外,我们还能谈点生意上的事,如果我走的话,我一定会想念他的。”科萨曾经邀请大连队的全体队员到他家做客,在大连队赴欧洲拉练期间,大连队在科萨的私人游艇上玩儿了两天,一切费用都由科萨埋单,科萨拍着队员们的肩膀说:“你们是我的弟子,也是我的孩子,孩子有了好成绩,做父亲的应该请客,你们就放开吃吧玩儿吧,但有一点,不许喝多!谁喝多就把谁扔到河里去喂鱼!”结果那天喝得最多的是科萨,当他醒来后问妻子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怎么把我捞上来的?”

  孙继海则是科萨在大连的“儿子”。“在我接手大连实德队后的第一堂训练课上,所有的队员穿著大连队的球衣,惟有继海身穿国家队鲜艳的红球服。我暗自冷笑,把孙继海从热身队列中叫过来,搂着他的肩膀说,儿子,你穿的这件球衣很漂亮,质地也不错,你也应该为自己能穿上这件衣服而感到自豪,不过,这里是大连,所以,别再这么干了。”

  从此以后,“SONNY”(儿子)成了科萨称呼孙继海惟一的方式。“在过去3年中,他一直是中国最好的球员。以继海的水平,他应该加盟更好的英超球队,不过,以曼城开始他的欧洲之旅起点已经很高。”当儿子被国家队拒之门外后,科萨这个老子几乎跳起来去跟米卢拼命。他顾不得风度破口大骂米卢是“傻冒”,但同时又要“儿子”忍一时之气先把国家队的出场次数混够了再说,毕竟最终目标是英超。

  科萨有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儿,一个活泼伶俐的儿子和一个贤惠温柔又懂得持家的妻子。“我是个典型的PAPUCAR,你知道PAPUCAR用南斯拉夫语怎么解释吗?就是怕老婆的男人,我怕我的老婆,因为我很爱她,我怕她伤心,怕她不再爱我。你也许不相信,我们结婚27年了,但感情还是跟初恋的爱人一般。”

  我见过科萨的女儿几次,却没有见过他的夫人,尽管听说也来过中国,但他的女儿却足以让人过目难忘了。那是在大连体育场的看台上,科萨旁边坐着一个姿色艳丽的洋妞,大家正在胡乱猜疑的时候,科萨非常骄傲地介绍说她是自己的女儿。科萨的儿子刚刚10岁,不太喜欢说话,能够看出性格中流露的倔强,当电视记者把话筒递到他面前时,他经常耍起大牌拒绝接受采访,并且向老爸求援。“让他去吧,他只是个孩子!”科萨马上保护起自己的孩子,“他不知道明天我们打什么阵型,我确实没告诉过他!”一句话把记者们逗得哭笑不得。

  科萨的妻子很能干,帮科萨打理着三家饭店和一个高档俱乐部,科萨把在中国赚的钱大部分都汇了回去。“钱留在银行里是死的,只有流动起来才有意义。我不想做守财奴,而生存的意义也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我只想给自己多点选择和乐趣。”科萨原本想在大连开个餐馆,连餐具都买好了,但最后一刻还是放弃了,“我太了解大连人的性格了,如果哪天大连队成绩不好,他们一定会拿我的饭馆出气的,可能被砸个稀巴烂也说不定。我还是不冒这个险了。”

  夜已深,科萨静静地坐在实德基地的台阶上,烟头忽明忽暗。他始终在重复着一句话:“这个赛季,我也没想到……”这是同一副面孔,但是,这张面孔上,又有着不同的表情。前年夺冠,科萨告诫球员:“还有比赛。”大前年夺冠,科萨喝了一杯啤酒。而去年,科萨却激动得整夜睡不着觉。他无法忘记输给八一队后响起的阵阵下课声,他不能忘记来自同胞彼德虎视眈眈的挑战,几乎将他从自己精心打造多年的“王位”上掀翻倒地。但科萨毕竟是科萨,擦干冷汗后很快便恢复正常。

  “在中国执教三年,孤独寂寞始终陪伴我左右,那种滋味令人疯狂,简直能要了人命。”回首三年,52岁的科萨仍对走过的路心有余悸。他说:“有时候,当我早上醒来,内心一片空白。我常问自己,难道我应该继续留下来与孤独搏斗吗?”

  科萨说只有“真朋友”才能走近他。以扬戈维奇转会为例,科萨的朋友到保加利亚与索非亚队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艰苦谈判,最终,该转会协议交至国际足联备案时,需要交纳10万美元的保证金,科萨个人出资担保了这笔合同。如果此时扬戈不来实德,科萨将会损失掉这笔钱。科萨说:“我的朋友和扬戈维奇都愿意与我合作,这就是交情。在中国执教的这三年让我更加懂得友谊的重要。”

本文由甲A洋帅生态调查之科萨诺维奇:我狂故我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甲A洋帅生态调查之科萨诺维奇:我狂故我在!

科萨诺维奇--辞武汉已定 花落谁家未知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肯定不可能留在武汉执教。但前往火车头基地的球迷在观看红桃K队训练后,却互相称赞 说,这...

详细>>

张外龙再输就下课!韩国教练全面失败:李章洙

在中超,一种足球教练的风潮,流行一阵之后,就会立刻暗淡!当年甲A时代,以米卢、桑德拉奇、科萨诺维奇等教练...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