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玮锋VS迟尚斌:球霸那件事

日期:2019-04-14编辑作者:欧冠

  李玮锋卸任,李毅接过了队长袖标。后来玮锋的经纪人接到了迟尚斌打来的电话,大迟希望经纪人做通李玮锋的工作,他甚至承诺:只要李玮锋支持他,帮助他渡过难关,日后要去日本踢球他将提供帮助。说到这事李玮锋有些感慨:“如果换到现在,我绝对不会与迟导再产生那样的矛盾了。”

  约访李玮锋颇费周折,见采访时间总是定不下来,搭档们有些好奇:“他是低调啊,还是耍大牌啊?”

  从出道到后来的如日中天,人们对李玮锋的评价毁誉参半,“大牌”这顶帽子绝对不是他头上最显眼的标志——杨塞新曾经给他贴上“球霸”的标签,车范根则形象地把他比喻为一匹“脱缰的野马”……从1998年到2005年,他经历了深圳队从保级低谷到中超夺冠的上升期;他完成了从一个留学巴西的足球小子到中国国奥队长再到国家队主力、队长的蜕变;他曾经留洋英超;他是那个时代深圳足球的标杆;他还是深足的“大佬”,年轻队员以他马首是瞻……

  李玮锋最终还是同意接受采访。在天津奥城的一家咖啡馆见到他,我多少有些惊讶:他穿着浅色T恤、短裤和白色的便鞋,眼角多了皱纹,脸上少了戾气。清爽、平静、淡定,36岁的李玮锋告诉我他之前不愿接受采访的理由:“深圳队这段时间太乱,我不想掺合!”

  2005赛季,杨塞新和迟尚斌给李玮锋戴上了一顶“球霸”的帽子。在外界看来,李玮锋和当时深圳队主教练迟尚斌之间的关系,绝对是剑拔弩张的。可回头说起当年发生的点点滴滴,李玮锋却说:“其实我跟迟指导没什么个人恩怨,他在足球上教会我很多东西,我还是感激他的。”

  关于迟尚斌,李玮锋特意提到一件不为人知的事。“当时教练与球员的矛盾越来越激化,我就跟迟指导提出,我不当队长了。原因很简单:当时球队欠薪,一个球队的队长如果没法为队员争取利益,你说当这个队长的意义何在?!”

  李玮锋卸任,李毅接过了队长袖标。后来玮锋的经纪人接到了迟尚斌打来的电话,大迟希望经纪人做通李玮锋的工作,他甚至承诺:只要李玮锋支持他,帮助他渡过难关,日后要去日本踢球他将提供帮助。说到这事李玮锋有些感慨:“如果换到现在,我绝对不会与迟导再产生那样的矛盾了。”

  但是,矛盾是没法回避的。李玮锋认为,2005年,迟尚斌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地选择了深圳,他的管理方式也不适合深圳队。

  就连迟尚斌也承认,他接过的是一支冠军球队,想再创辉煌原本就很难,更何况这支球队在过去4年已经深深地打上了朱广沪的烙印。李玮锋认为,要改变这样一支球队,新任主帅必须有大智慧,必须能收服队员,能春风化雨,但迟尚斌的强硬让他失望。

  当然,俱乐部欠薪一直是队员的一块心病。更要命的是,那一年中国足协下达的限薪令。“迟指导没有为队员争取利益,大家就把对老板杨塞新的恨,全都转嫁到教练身上了”,李玮锋说。

  当时被老板连蒙带赖承受了很大经济损失的李玮锋,直到今天才说出真相:“那天总经理张健到我房间跟我谈,说玮锋你今天晚上签了这份合同,杨塞新说明天就把2004年的欠薪打到你香港的账户里。我2002年跟健力宝签的3年合约到2005年底才到期,杨塞新以‘归还2004年欠薪’为条件,让我和李毅同意重签2005年的合同,以达到他给我们降薪的目的。你说,这是不是耍无赖?”

  李玮锋心里的怨气还不止被逼改签合同。2004赛季结束之后,李玮锋决定转会上海申花。当时主教练吴金贵和申花一位老总专门来深圳洽谈,1000万元转会费都谈妥了,可后来中国足协修改联赛章程,限制各队国脚人数。申花因为多了一名国脚,李玮锋转会的事就这么黄了。回到深圳队的他,心里自然十分不爽。

  可如果放下细节只谈结果,后来在申花、国家队和武汉光谷经历了很多波折的李玮锋,已经与迟尚斌有了共识,那就是:一场内斗,没有赢家!

  时隔10年,在广州海航威斯汀酒店的大堂吧再见迟尚斌,我忍不住赞了他一句:“迟导,这么多年您一点没变。”

  从56岁到65岁,不变是不可能的,可眼前的迟尚斌神清气爽,身材适中,衬衫精致,西装合体,两只眼睛放着光……而在我的记忆中,9年前的迟尚斌身体发福、不修边幅,愤怒、焦虑而且满腹怨气。

  “想跟您聊聊2005年的事儿”。因为与杨塞新一同引爆了“球霸”事件,“2005”这个年头,在迟尚斌的足球人生中变得非常特别,它夹杂在辉煌与平淡中间,留下的印迹无比鲜明,但回忆的感觉肯定不怎么愉快。

  “那一年故事太多了”,听说了我的采访目的后,迟尚斌脸上依然挂着微笑,这让我很惊讶。我狭隘地以为,深圳媒体和深圳球迷当年选择站在了迟尚斌的对立面,现在想从他那里得到我想要的故事,就必须准备好承受他的愤怒。

  翻开中国足球词典,你会发现那几个最有个性的词汇,竟然都刻上了迟尚斌的痕迹,比如“球霸”,比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比如“天亮了”……这些词背后的故事,都很有戏剧性。

  联赛主场打辽宁,深足0比2输了。迟尚斌说:“那场比赛我得到消息,他们做了手脚,就是要整我下课。还以为我蒙在鼓里,不知道我是老辽宁队的么?!”

  那时候的深圳队虽然大佬当道,但也不是铁板一块,迟尚斌说:“有个小队员后来告诉我,第二天比赛,头天晚上有大佬召集孩子们吃饭,在饭桌上就明目张胆地说:明天怎么踢,你们心里要有数。孩子们全懵了。”

  2005年4月30日,深圳队客场1比3输给天津、李玮锋吃到红牌被罚下,迟尚斌已经在心里做出了开除他的决定,所以在天津驻地他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天快亮了!”

  “‘天亮了’这话真是我说的吗?”迟尚斌早就忘记了这“三字经”的出处,那是因为李玮锋没被开除,5月17日他先被老板解职了。“天亮了”这三个字,最终是李毅对着摄像机“宣布”的,没心没肺的李毅还在“天亮了”之后,对着摄像机表情严肃地说了另外八个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其实,用“善”或“恶”是无法给这一事件下个完整定义的。不过,迟尚斌也承认,这个主教练他一直当得糊涂。“我从来没见过大老板李志达。杨塞新说他是汇中天恒的副董事长,俱乐部的代理董事长,他对我的工作一直倒还是挺支持的……”可迟尚斌后来才知道,杨塞新连汇中天恒的员工都不是……5月18日,他跟杨塞新一起飞往北京,召开了震惊中国足球界的那场新闻发布会。

  2011年5月4日,深圳红钻对大连阿尔滨队的一场足协杯比赛,在红钻主场惠州奥林匹克体育场进行。在运动员通道,当时的大连阿尔滨俱乐部副总经理迟尚斌与红钻队助理教练李毅不期而遇。没等迟尚斌说话,李毅一步上前握住迟尚斌的手:“迟指导,当年真不好意思,我年龄太小,不懂事。”迟尚斌拍了拍李毅的肩膀:“没事儿,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你也当教练了,希望你能成为好教练!”

  这一幕,不论是画面还是声音,都被当时跟拍特鲁西埃的央视《足球之夜》记者完整地记录了下来,并在次日播放出来。迟尚斌说:“2005年那场风波过后,我在反思,球员们也在反思,不然李毅不会说出那番话。”“我线年前他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还有就是,到深圳后他一门心思扎在队伍里,几乎从来都没有抬起头来看看周遭的环境:“唉,我当时进入角色实在是太慢了!” (本版文图来自《重说球事:深圳足球那些年那些人》)

本文由李玮锋VS迟尚斌:球霸那件事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李玮锋VS迟尚斌:球霸那件事

李毅如此维护国足?他其实也曾是个球霸 没少让

国足兵败乌兹别克,主帅高洪波在赛后宣布辞职成为近来舆论的焦点。前国脚孙继海在某平台的直播中怒喷高洪波,...

详细>>

王俊生马元安戚务生迟尚斌殷铁生来济南教人踢

王俊生、马元安、戚务生、迟尚斌、殷铁生、徐永来、李晓光,在中国足坛,这绝对是一份重级的名单,由他们组成...

详细>>

中国足球名宿辅导团福州行 王俊生迟尚斌等元老

4月9日下午,中国足球名宿辅导团福州站新闻发布会在福州举行。福建省体育局副巡视员侯玉珠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表...

详细>>

迟尚斌李应发助阵业余联赛

本报讯(华商晨报记者 佟阳)十一小长假期间,省内的一些足球爱好者可没闲着由中国企业体育协会主办,中国足球...

详细>>